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总主笔:申雨田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关将至,中国的GDP已经连续3年跌破7的关口,经济增长虽是同样的低位,但在这四平八稳的经济表征之下,经济结构的换挡却已暗流涌动。一边是传统老工业不断的抱团集中出清,相对应的便是固定资产投资不断地下滑;而另一边的消费升级,产业升级的新经济却一派勃勃生机。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也已经度过了16至17整整2年,在这两年里,宏观虽波澜不惊,微观却翻天覆地!扑朔离迷的经济数据早已让中国乃至全球的经济争论不休。站在目前的十字路口,中国能否继续换挡新经济带动复苏,还是旧模式继续,并最终带来回光返照的复苏划下句号?金融界从来都没有奇迹,只有逻辑。笔者将以数据抽丝剥茧,对2018年的中国宏观经济做如下分析。

基本面

中国模式一直是一个投资拉动的国家,固定资产投资总量占了整个GDP总量的80%左右,所以,很容易就会形成一个共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决定中国的增速,这在过去5~6年,很大程度上说是对的。而在2017年全年,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却是不断走低,从一季度高点的9.2%一路下降到了11月份的7.2%,原因主要来自于中国房地产和基建的放缓,因此,很多人因此对中国的经济前景开始悲观。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但有一个无法抹去的事实是,中国的GDP和各种宏观数据完全没有因为固定资产投资的放缓而出现显著下跌,前三季度的GDP依旧分别维系在6.9%. 6.9%.和6.8%,固投增速不断的下滑,但GDP并没有显著下行,原因出在什么地方?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把经济数据一点一点的分解出来看。

固定资产投资的下滑,除了基建投资放缓,其实今年更大的一个因素来自于房地产的管控。地产行业因为一系列史上最强限购令,地产销售增长同比降到冰点;如果说,我们把地产的销售看做需求,而地产投资看做供给,那么,需求(地产销售)指标领先于供给(地产投资)8个月,预计明年的地产投资同比还会跟着下滑。所以,地产的史上最严限购令其实就给固投带来了负面影响。与此同时,地产的购置多数来自于借贷,地产销售的本质亦来自于杠杆。因为地产销量大幅下滑,并伴随着首付大幅上升(杠杆下降),那么,贷款催生存款的动能下降,进而导致存款下降,拉低了狭义货币(M1)和广义货币(M2)同比增速,并同时对中国的GDP产生负面影响。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虽说中国GDP预计在2018年因为地产增速放缓而受到一些负面影响,但根据汇丰银行的报告,在经历了17年全球经济回暖之后,主要经济体(除了拉美)都在上调2018年的GDP涨幅,预示着这一轮自2016年全球复苏的动能在2018年还会继续。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全球经济复苏的大背景下,中国的出口持续好转。近年来,中国前三大出口目的地是美国、欧盟和日本,分别占中国总出口的18%、16%和6%左右,三者之和大致相当于中国总出口的四成。由于上述这些国家经济不断好转,中国的出口对GDP的贡献在2017年已经由负转正,并在前三季度贡献了GDP的0.5%左右。在2018年,出口好转对GDP的正面效应还会持续扩大,并有效对冲了地产放缓对GDP的负面效应。(小Tips: 为何这里的固定资产投资(灰色部分)不是占GDP的80%?因为前面说的固定资产投资为总量,但资本形成是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量,但GDP在此处为增量,所以增量必须和增量对比。)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中国的出口状况,往往跟全球的经济周期出现共振。中国出口向好,意味着全球经济尤其是欧美经济已经出现好转。美国的制造业PMI在16年触底回升,中国的非国企企业的资本开支也同步在16年触底回升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代表着小企业的财新PMI在经历了6月份的低位之后,在17年下半年反弹幅度加快,证明小企业的经营状况变得越来越好。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所以,固定资产投资的整体下滑,未必对中国经济就出现悲观。如果我们分解开整个的固定资产投资,中国的经济目前正在经历非常明显的换挡。火的行业非常火,差的行业也在每况愈下。下面这幅图来自于传统行业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这幅图里边,民间固投因为环保和供给侧改革的冲击,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自然传统行业的固投不断下滑: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而与之对的是,对于代表新经济的通信,电子设备和文体产业等行业却如火如荼,整个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在16年见底之后不断回升,复苏强劲。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所以在国企固定投资在17年不断下滑的大背景下,这些通信,计算机,电子设备&文体产业为代表的新经济却把整个民间的固定资产投资带动起来了。目前中国民间投资大约占全部固定资产投资的六成,在18~19年,中国的非国有部门经济将会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因为它们是市场导向的,是中国经济的活力之源,创造就业岗位之源。在工业增加值上,这些代表新经济的行业数据也同样可以佐证,如下图所示: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所以,就算整体固定资产投资的总量对GDP总量占比80%,而在再17年整体下滑,但这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中国的产业升级和经济换挡正在进行。目前中国(除美国以外)的“独角兽”(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未上市初创企业)企业数目占主导地位。根据CB Insights数据,在106家非美“独角兽”中,中国占了52%(55家企业),其次为印度(9%)和韩国(3%)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中国企业的新经济和产业升级的表现已开始抢眼,并成功向价值链上游迈进。除了科技公司以外,许多行业都拥有具全球领导地位的公司,包括环保科技、自动化、新材料、制药和医学技术、小众消费者应用程序(app),以及金融科技/保险科技和自动驾驶等新兴领域。过去传统经济推动中国经济的格局有望改变。

除此之外,消费对GDP的推动也在不断的加码。在过去97~9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GDP下滑至10%以下,而消费不断的抬升,以对冲经济的下行。现在这个态势在14~15年再度重现,消费目前已经占了GDP 63%左右的推动力。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而消费的增加,部分可以解释于供给侧改革所带来的行业集中度提升,进而提高工业利润,再带动工资的触底回升,缓慢增长。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另外,非金融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ROE)在16年3季度开始触底回升,与此同时,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也在同期触底回升,而农村居民的收入同比增速快于城镇。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另外,汽车消费占据中国耐用品消费将近40%,是决定中国消费走势的核心因素。汽车销量在17年上半年经历低迷之后,在下半年汽车消费大幅增长,目前汽车的销量已经接近5年来的最高位。汽车重新热销最终推动了中国消费数据占GDP增长的比重。

咏唱冰与火之歌的中国经济 (上篇)

除此之外,近期我们注意到银行信用卡的增长和各种网络借贷工具,借贷宝的走俏。这类信用透支确实推升了消费数据,在16~17年成为了推动经济的主要力量。但未必可以长久。

综上所有原因,无论是传统企业集中度抬升导致盈利上升,最终拉动收入抬升,还是新经济领域的如火如荼,或是提高消费杠杆的透支消费,这三者因素共同推升了消费/GDP的占比,最终对GDP的贡献出现正向作用,并在2018年继续推动中国经济的转型和GDP的企稳向上,中国的经济增速不会因为固定资产投资的下滑而因此担忧。

文章作者: 财经豹社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