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近期数据看去杠杆进度:金融去杠杆进程已经逐步从银银之间向非银推进

近期,金融市场一季度数据密集发布,上市银行一季报、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债月报等数据从多个方面表明金融去杠杆进程已经逐步从银银之间向非银推进,并出现了向实体经济传导的趋势,未来货币及监管政策将进一步权衡经济基本面和金融体系稳定两个目标,相应调整去杠杆的节奏。

(金融去杠杆进程已推进,但须调整去杠杆节奏 来源:金色财经)

(金融去杠杆进程已推进,但须调整去杠杆节奏 来源:金色财经)

一、金融机构杠杆观察

1.扩表增速逆转,大行资产扩张速度快于中小银行

金融加杠杆周期中,中小银行加杠杆和扩表行为较大行更为激进和冲动,资产规模的扩张速度明显高于大行。从今年1季度的商业银行披露的季度报告来看,五大行总资产规模较去年末上涨了3.67%,而8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资产仅增长0.81%,4家上市城商行增长3.64%,中小银行扩张速度快于大行的局面在今年1季度出现了逆转,中小银行杠杆去化逐步落实。

(注:上市银行选取A股上市的商业银行,国有五大行为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股份制银行包括中信银行、光大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城商农商由于大部分银行上市时间较短,报表数据不完善,仅选取宁波银行、江阴银行、南京银行、北京银行,下同。)

(上市银行总资产增速分析图 来源:Wind资讯、金色财经)

(上市银行总资产增速分析图 来源:Wind资讯、金色财经)

2.同业资产与同业负债收缩

从上市银行一季度发布的资产负债表上看,银行业同业资产(存放同业、拆出资金、买入返售)和同业负债(同业存放、拆入资金、卖出回购)规模相比去年末出现了下滑。

从国有大行看,与去年末相比,同业资产中拆出资金和买入返售规模有所上涨,存放同业规模下降;同业负债中拆入资金规模上涨,同业存放和卖出回购规模下降。从股份制银行看,同业资产中三个项目均出现了下滑;同业负债中除拆入资金项上涨外,同业存放和卖出回购也出现了下滑。从城商农商银行看,同业资产中的三个项目存量也出现了下降;同业负债中拆入资金上行幅度较大,同业存放和卖出回购显著下降。

(加杠杆的局面已经发生逆转,去杠杆已在进行中 来源:金色财经)

(加杠杆的局面已经发生逆转,去杠杆已在进行中 来源:金色财经)

监管压力下,股份制银行和城农商行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受到了较大的冲击,而这些银行恰恰是过去两年同业业务扩张的主力。国有大行由于存款来源稳定,负债成本较低,是同业资金的主要供给方,大行同业资产小幅扩张,中小行同业规模收缩,说明过往大行为中小银行提供流动性,助推中小银行加杠杆的局面已经发生逆转,去杠杆已在进行中。

同业资产与同业负债环比增速
同业资产国有大行股份制城农商同业负债国有大行股份制城农商
存放同业-9.0%-23.0%-8.3%同业存放-12.3%-8.2%-15.8%
拆出资金2.4%-1.5%-9.5%拆入资金18.9%27.8%47.0%
买入返售16.0%-57.9%-14.5%卖出回购-10.9%-35.8%-40.5%

同业存单3月和4月的净融资量也有了较大的回落,股份制银行净融资量收缩最为显著,连续两个月均下行80%以上。净融资量的大幅回落反映了近期银行发行同业存单以滚动发行维持资产端为主,新发量增速受到了控制,以同业存单为纽带的资金链条出现了收缩的趋势。

(同业存单净融资额 来源:Wind资讯、金色财经)

(同业存单净融资额 来源:Wind资讯、金色财经)

3.大行资金融出意愿降低,存量资管规模萎缩

央行当前的货币供给方式是先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向大行投放流动性,然后大行再将资金融出给中小银行。中小银行流动性可得性取决于央行的投放和大行的融出意愿。

(金融去杠杆已经开始进入到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之间的信用规模开始收缩的阶段 来源:金色财经)

金融去杠杆已经开始进入到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之间的信用规模开始收缩的阶段 来源:金色财经

央行收紧流动性闸门,控制资金总量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且短期内不会发生改变。

大行的融出意愿可从中债发布的银行间质押式回购交易的数据得出。一般来说,全国性商业银行是资金的净融出方,中小银行是资金的净融入方。今年以来,全国性商业银行质押式回购净融出额持续减少,4月份净融出额环比下降了83%。在统计口径上,全国性商业银行包括了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因此全国性商业银行净融出实际上国有商业银行净融出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净融入对冲之后的结果。从前面的分析来看,股份制商业银行在1季度的资产扩张偏慢,对应着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净融入也应该呈现下滑态势,所以总体来看,2017年以来国有商业银行的净融出就有着更为明显的下降。流动性逐步收紧将继续倒逼中小机构资产扩张收缩。

4月份非银机构净融入规模较一季度数据也有了明显回落,其原因一方面来自于委外赎回背景下的总规模削减,另一方面来自于各类资管产品自身杠杆水平的下降。可以看到,金融去杠杆已经开始进入到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之间的信用规模开始收缩的阶段。考虑到现下信用债市场新增供给缺乏,信用利差走扩,存量资管规模或已经开始出现萎缩。

(质押式回购净融入额 来源:Wind资讯、金色财经)

(质押式回购净融入额 来源:Wind资讯、金色财经)

二、总结与展望



1.去杠杆深化,政策收紧向实体传导

政策主导的金融去杠杆已经不是初级阶段

(政策主导的金融去杠杆已经不是初级阶段 来源:金色财经)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到,政策主导的金融去杠杆已经不是初级阶段,金融去杠杆进程已经从银银间信用规模收缩向非银间传导,并有向实体经济扩散的趋势。长期来看,随着金融去杠杆,资金空转环节减少,累加到企业终端的各环节利益诉求被去化,有利于实体经济健康发展。但短期来看,去杠杆带来的利率快速上行或将拖累实体经济的回暖。

直接融资方面,非银规模收缩带来的信用债需求减弱提高了实体经济发债融资的难度,从最新的社融数据中可以看到,企业债券净融资同比下降1930亿元。间接融资方面,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显示,一季度一般贷款加权利率相比去年12月出现了接近20个点的回升,虽然央行表明贷款利率上下浮动整体稳定,但如果去杠杆导致融资条件持续紧缩,金融监管趋于严格,实体经济将不可避免的受到波及。

本文来源: 金色财经 文章作者: 钱朝大司农 我要纠错
声明:金色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